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名门掠爱:炎少甜宠小娇妻

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保不住你

  

  糟糕!

可那地方,她是没什么胆量回去的了。

至于那人……

想到在酒店里被那男人用到挟持的一幕,夏沫咽了口唾沫,当即打消了心里的念头。

看那样子,也不像什么好人。

更何况,上级也说,今晚的危险人物会出现在那里。

没准,那男人也是其中的一名……

想到这,夏沫心内不再有所愧疚。

她在路边拦了辆的士,上了车,车内正好传出广播:

“……许家最受看好的七公子许墨深,于近日回国,更是一举拿下了深城各大企业竞争的项目,这一壮举受到瞩目!

不仅如此,许董事长更是扬言许墨深是他现下最看好的继承人,如今许董事长已经病危,不知是否当真会将许家的商业帝国交由许墨深掌管……”

许墨深?

出于工作原因,夏沫自然知晓这人的名声。

今天离开公司前,不少同事都在商议此事,连大家的电脑桌面都是特地查询出来的关于这位大人物的各种资料。

只不过,他鲜少出现在大众面前,所以夏沫也只见到了网络上那唯一的一张照片。

那男人,五官如刀斧神功般精致,紧抿的薄唇透着丝丝冷意,深邃的眸光像是能洞悉一切,那目空一切的眼神,俨然天生的上位者。

只不过那尊贵的气息……

夏沫眉头一蹙。

她怎么觉得,再次回忆起来,那男人似有几分熟悉……

“赵珊珊!霍司霆好不容易回国,这次要是再拿不下他的采访,你也不用再来上班了!”

听着通话被主编挂断的声音,赵珊珊抬头,目光落在远处一座豪宅上。

“少爷,这是辰星娱乐、财经风云、G市速报以及其他小报社媒体送来的采访邀请函。”

说话人走到沙发边,将大大小小的邀请函递了过去。

沙发上的男人,抿着薄唇,本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,在余光瞥见邀请函的一角微微从他肩头擦过后,眉头轻蹙。

“余斯!”

男人的助理闻声小跑过来,将沙发旁的人拧开,斥责道:“你来霍家工作的时候,没人告诉过你,咱家少爷向来不接受任何采访吗?!”

助理余斯转身朝沙发上的男人哈腰,冷汗涔涔道:“少爷,这是新来的下人,不懂规矩。”

余斯领着下人走到外边,厉声开口:“你听着,除了采访外,少爷向来不喜欢别人碰到他,一下下——都不行,记住了!下次再犯,我可保不住你!”

“是!”

下人将邀请函全撕成了碎片,扔进一旁的垃圾桶。

助理和下人走回进屋。

好一会,一只夹着碎纸张的手,悄悄从垃圾桶里冒了出来。

紧跟着,一个小脑袋,慢慢往外探。

角落漆黑,可那露出的半张脸里,一双黑漆漆的眸子,仿若黑珍珠般,泛着灵动的光芒。

眼珠子狡黠的转了转,像极了夜里出行的小精灵。

她竖起耳朵,却听不清客厅里的谈话声。

将录音笔开启,脑袋重新藏进垃圾桶里,身子慢慢挪动。

半个人高的垃圾桶,竟一步步的,朝客厅方向挪。

客厅中央。

“少爷,这是和合业集团的合约书……”

赵珊珊忍着垃圾桶里的臭味,细听着在客厅里谈话的人说着一大堆她听不懂的专业书,无聊的打着哈欠。

霍司霆。

这位掌控G市经济命脉的商业巨腕,向来神秘得很。

但作为在娱乐小报社工作的她,必须拿到关于霍司霆的八卦私事,才能免去被炒掉的风险。

这一个月来,主编安排她采访几位大人物,却屡次碰壁。

所以今天,无论如何都得从霍司霆身上挖到新闻。

潜伏许久,听到客厅有脚步声,紧跟着又是那助理的声音:“对了,吴悦儿小姐来电话问您,明天能不能一同用晚餐……”

声音渐远,赵珊珊却震惊的捂起了嘴。

吴悦儿!

不就是那位官二代女明星吗?

这可是个大独家!

赵珊珊开始摩拳擦掌,如果能够拿下这一单,她可就不必担心再被公司开除了!

刚想到这里,赵珊珊脑海里又浮起一个重点。

对了,今天她的好朋友柳念念说要做一件大事,也不知道她那边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……

她却是没料到,自己一个走神,居然会人发现了!

半个小时后,赵珊珊的视线在这屋里头转了一圈,屋内宽敞明亮,处处装潢尽显奢华。

她缩了缩脖子,开始猜测起来,这究竟是靳若澜的房子,还是这个男人的家?

意识到男人的视线还落在她身上,赵珊珊回头,朝着男人笑。

俗话说,伸手不打笑脸人嘛。

男人的眸光依旧冰冷,静静坐在哪里,哪怕一言不发,都自带气场,许久才淡淡开口:“你的解释?”

赵珊珊擦了擦额头冒出的虚汗,硬着头皮开口:“我……其实我只是一名摄影爱好者,之所以出现在你们这里,不过只是恰好路过采风……对!就是这样,所以我们的相遇,真的只是个偶然!”

开玩笑,这男人一看就知道他身份不凡,要是自己偷拍的事情被知晓,到时候可就不仅是吴子皓的礼金还不还得上的问题,自己能不能从这里顺利出去,也都没个底。

男人扬眉,嘴角微微勾起,眼眸里却没有一丝笑意,“摄影师?偶然?”

简短的几个字,就让赵珊珊的底气又消失了一半。

身为八卦杂志社的记者,她当然也认得不少权贵的脸。可这男人,她却一丝印象全无。

男人的身份愈加神秘,自然也代表着,她的危险更多了几分。

赵珊珊试探起身,脚步悄悄往门口退去,赔笑道:“对呀,我也知道今天突然打扰到你,实在是我冒犯了,您大人有大量,就饶了我这一次吧?”

说完,心中依旧有些心疼那被男人收起来的摄影机,不过为了保命,现在也只好舍弃爱物,双脚一步一步的朝门口方向挪。

男人的眼眸一眯,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,里头蕴含着她看不懂的危险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