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三国骑砍

第六百五十九章 断臂

三国骑砍 中更 4028 2020-06-30 18:45

  

  邺都,自二月以来河北范围内气候多变,不似前三年那样干旱,反倒经常降雨,幽州渔阳、上谷二郡甚至四月上旬出现降雪。

这种负面信息也只是小范围传报到邺都,以免出现在正式公文里激怒曹丕。

曹丕心情很不好,可能是夏初气候反常,他又有一个儿子染病夭折,到目前为止就剩下四个年龄最大的不易夭亡。

几次情绪失控损伤了身体,又哪里是那么好恢复的?

如今各种事情压在心头,心情积郁难解,身体、精神状况已开始恶性发展。

到现在,他这个皇帝连生孩子的心思、力气都没有了,生活的乐趣、亲友的乐趣,掌控命运的乐趣也渐渐离他而去,更助长了他的抑郁。

虽不至于发狂病亲手杀人,可曹丕杀人又何必亲手?

而现在,经过反复确认,他的忠臣、能臣,继位的最大功臣贾逵落在北府手里,气节刚直不肯屈节求生,竟被田信断然杀害。

仿佛,硬生生的斩掉了自己一条臂膀。

曹丕很伤心……可贾逵如同忠君殉国的楷模一样,又深深激励着邺都公卿百官,这些人办事的态度明显更勤快了,这让曹丕又有些暗喜。

正因这份看得见的喜悦,联想到贾逵这样的中直重臣再也无法为自己分忧,曹丕的忧伤又重了三分。

在这种复杂心绪下,曹丕着重追封贾逵,以魏光禄大夫、汾阴乡侯、建威将军的身份下葬,立谥号忠肃,以贾逵七岁的儿子贾充袭爵汾阴乡侯,食邑一千二百户;另以百户食邑封贾逵次子为关内侯。

一方面派人迁贾逵二子入宫廷恩养,一方面又派人去关中迎回贾逵的尸骸,以九卿之礼下葬于河东襄陵。

就在曹丕为贾逵殉国一事伤神之际,刘晔又来献计。

曹丕面皮松垮,听着刘晔所献的‘离间计’,颇为意动:“田孝先杀我忠臣,我亦不能让其好过。只是关云长非比凡人,如何能欺?”

刘晔侍立在侧,神态沉稳:“陛下,关云长虽神勇精明,然其老矣。以其之能,足以治国。只是其国内田氏已成强藩尾大难除,关云长受亲情所累不能解此困局,颇受旧臣攻讦、质疑。”

“另有诸葛孔明治理益州士民殷富,朝野敬重,可谓深孚众望。”

“臣之计,不能离间关云长翁婿,也能使关云长退归封国,不问朝事。”

“唔,且容朕深思。”

曹丕心动,所谓计策绝不是攻击一个点,而是以点带线破开僵化的局面。

刘晔的离间计,更类似于一个引子,以破坏关羽翁婿之间的感情为主。只要能制造裂痕,其他方面的力量跟进推动,制造舆论,以关羽好强的脾气,说不好真的会辞职不干,返回江东。

现在季汉局面的均衡全靠关羽一个人撑着,目前缺乏向诸葛亮过渡的环境。

如果关羽没了,诸葛亮入朝执政,那张飞还能服从;可关羽受气离开江都,那整个季汉的均衡,以及发展计划就全崩了。

曹丕思索前后,也觉得目前适合出手破局。

毕竟田信已经把贾逵杀了,自己要报复找回场面是一回事,整个魏国也因贾逵之死空前团结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杀死贾逵,既说明田信无意巧取河东,是有意使魏国延续;再加上与贾逵一起死的贾穆,足以让魏国公卿旧臣元老们警醒,他们的资历、能力、影响力,在田信那里一钱不值。

关陇士民追随田信已无退路可言,现在的大魏君臣也没了退路。

所以形势就突然微妙起来,田信杀死贾逵,肯定是给自己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。

这种时候要搞事情,就要盯着汉室朝廷来搞。

曹丕眼神掠过俯首侍立的刘晔,想到对方汉宗室血脉,莫名觉得寥怅、落寞。

现在的汉室朝廷,关羽居中稳住各方;诸葛亮在益州积蓄力量,为下一步接掌中枢做准备。这些准备包括让人信服的政绩,以及声望,和足够多的战争储备。

而这些准备,都需要时间进行积累,快了三年,慢了四年。

这都需要诸葛亮坐镇益州才能达成,如果现在想办法把关羽赶走,那诸葛亮就必须离开益州,坐镇江都。

失去关羽与田信这对翁婿的感情羁绊,那南阳就是个沸腾的油锅,稍稍一点火星,就能引爆。

而仓促进入朝堂担任执宰的诸葛亮,显然缺乏令各方信服的威望。

张飞纯碎是为了稳住黄河以南的防线,一个打烂的关东四州,战争潜力有限,又缺乏骑兵。魏军渡河,足以横扫关东四州,把张飞困死在孤城里。

因此张飞没什么好担心的,这只是一个协助关羽稳住汉室朝政平衡的重要臂膀。

只要操作得当,再来一点点运气,说不好现在和睦的汉室朝廷会轰然破碎,形成三四个,或五六个割据势力。

到时候秩序混淆,田信再厉害,相隔三千里,其岭南版图也将离他而去。

刘晔只是来献计,因为现在具备执行计谋的内外形势;而具体实施,则需要专业人士来办。

曹丕出于谨慎,又把新的中护军蒋济招来。

同僚贾逵被田信说杀就杀了,这让蒋济、董昭这些人很是惶恐。

贾逵再不好,就个人操守、执政能力来说已经是曹魏方面仅次于杜畿的优秀能吏了,且出身望族。关键是贾逵正值中年,春秋鼎盛,剩余价值很高。

而蒋济、董昭这些人私德多少有些问题,比如目前魏军正按着司马懿的内十镇外六镇的规划进行军事改革。

中护军蒋济自然是支持司马懿的人,正在军中进行考核、选拔,其贪污几乎是公开的,以至于邺都民间已有童谣讽刺蒋济‘欲求牙门,当得千匹;五百人督,得五百匹’。

军制么,这么大范围的改动,其中经手时自然有数不尽的好处。

与贾逵相比,年老无用,私德有亏,又是曹魏立国元勋的蒋济、董昭,绝对是被清洗出局的一拨人。

看一看贾文和,多么知进退的一个人,就因为早年不得已的求生手段遭受北府惦记。

哪怕贾文和死了,还要杀其长子贾穆报复……这简直是逼着人拿起刀剑反抗,完全不给人留活路,不讲一点道理。

应曹丕所问,蒋济又做了补充:“陛下,臣以为其国内危如累卵,正是朝廷用力之际。然仅对关云长一人做谋,恐事不成。不若另作一谋,以断其臂膀。”

“哦?可有把握?”

蒋济深吸一口气,肯定表示:“此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必有一中之局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