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去天外

第三十二章 大威天龙

去天外 我想我是海带 6218 2020-06-30 23:20

  

  人在江湖飘,哪能不挨刀?

道门权倾天下,可是架不住阴沟角落里总有人不服,抽冷子就要砸一板砖。

吴太乙顶着光明正使的头衔,行事依旧谨慎。即使针对身躯孱弱的科学狗,也时常提防着被重狙偷袭,别爆了头颅。

面对踏波渡江,明显不好惹的书生,他一忍再忍。无非想弄清楚对方的底细,能不开战,就不开战。

岂料,此獠连一点面子都不给,直接掀了桌子。

哼,必须镇压了再说!

道门威严,岂容玷污?

吴太乙冷笑,抬手一抛。一物直入半空,滴溜溜旋转,赫然是一枚古朴厚重的法印。

身后的五名仙师“唰”地拔出了桃木剑,默念咒语。

鲁长元见状,当然不敢怠慢。笔直地抬起胳膊,喝道:

“预备……”

军队不是乌合之众,战斗的次序很重要。

城堡先释放出一阵泼天箭雨,地面的部队再进行冲杀。这时候,光明使者的法术威力也将攀升至顶点,趁虚而入,凌空罩下。

白袍书生即使是八臂哪吒,也要手忙脚乱,在劫难逃。

作为镇守一方的领主,当然不是草包,鲁长元的命令无可挑剔。可惜事情的发展,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。

铮……

伴随一阵整齐的弦响,城头上的一百名箭手拉开了弓。

六石强弓,又是居高临下地齐射,在三十米最佳攻击范围内足以洞穿牛身。

刚刚探出城门的,是山阴堡最凶悍的百人队。队正与队副“唰“地拔出腰刀,传令准备冲锋。

一百名枪手身躯微躬,将树立的钢枪斜提。枪头上红缨飘拂,是防止捅人之后血液流淌下来滑手的,全部纽结污糟了。不知道浸染过多少鲜血,才黯淡若此,凝聚出森森杀气。

白袍书生仰天大笑,道:

“狗娘养的,不要这么急,赶着上黄泉路呀。爷爷在虚境中,杀尽百万虎狼兵。但这还是第一次,在现实的世界里屠城。下山前,老顽固曾经警告,不要滥杀。所以爷爷给你们一个机会,凡是放下武器者,逃跑者,不追杀……”

虚境?

虚空秘境?

吴太乙一惊,气急败坏骂道:

“邪魔歪道,信口雌黄,还不速速受死?”

鲁长元挥臂下劈,喝道:

“放箭……杀!”

蹦……

随着弦响,神奇的一幕出现了。

离弦之箭,快得肉眼看不见。可是越往前飞越慢,渐渐露出了行迹,仿佛陷入无比黏稠的胶泥。

两息后,一百支利箭呈现出斜向下的扇形排列。整整齐齐悬停于对方胸前的三米开外,一动不动。

弓手们训练有素,动作连贯,已经搭第二支箭上弦了。见状瞠目结舌,手臂颤抖,不敢发射。

就在所有人大跌眼珠子时,书生冷笑,厉声叱咤。

呔!

平地惊雷,震耳欲聋。

嗖……

箭支凭空消失了,哪里来,哪里去。

啊呀……

一百名弓手仰天栽倒。

利箭倒飞,尾羽贯胸,一样可以射死人。

书生袖袍一挥,黄光乍现。

尖利的啸鸣响起,“叮当”与“噗噗”之声不绝于耳。

百人队在领主下令后,硬着头皮咆哮前冲。先离开门洞的四十几个人或仰倒,或前仆……前胸后背,血线冲天,竟不知被何物所伤。

门洞内,杵在最前方的几位哥们胸膛巨震,“当”一声被击打得倒退。护胸镜瘪凹,几块碎片“叮铃”掉落,赫然是一枚碎裂的铜钱。

仙人板板,这仗怎么打?

一枚铜钱打穿了十几个甲兵,还具备恐怖的威力,神仙也不过如此呀!

立刻,逡巡不前的士兵转过身,撒丫子就跑。

后边的人看不清外面情况,不晓得为什么不走了,乱糟糟拥挤成一团。

轰……

奴隶们蹦跳起来,为书生呐喊助威。

说时迟,那时快。

突然,一物以泰山压顶之势,凌空打下。迎风便长,瞬间大过了磨盘。“呜呜”旋转着,白芒隠现,带出了风雷之声。

信天游哈哈大笑,手一挥白光如电。将压至头顶的“磨盘”切割成十七八块,轻轻松松,跟削萝卜丝一般。

他在越王城,大战过出神巅峰的真人雷鸣,岂会畏惧小小化丹仙师吴太乙的法印?

噼里啪啦,一堆碎片掉落木台上。非金非石,汩汩直冒青气。

门楼上乱成一团。

光明正使吴太乙踉跄后退,脸庞憋得通红,强行咽下喷到了口腔中的鲜血。

手一挥,袖中一物大放光明,直飞天空。他人却毫不顾忌形象地盘膝坐下,双手掐诀,急急念诵。

五名仙师见老大释放出了杀手锏,桃都赐下的“明光镜”。须臾间以双手竖立桃木剑于胸前,围绕其踏禹步行走。

一为护法,二为加持法力。

形势非常严峻,今日不是敌死,便是我亡。

鲁长元满头大汗,指向城下怒吼:

“快冲,快他娘的给老子冲……立功者,赏千金。临阵退缩的,诛杀九族!”

门洞内,少部分兵往回躲,大部分观望,也有十几个不怕的懵里懵懂冲出去了。

书生冷笑,跳下台迎战。

魅影忽闪,白光如练,城堡前的坪地沦为了修罗地狱。

仅仅只过了三五息,冲出的兵丁便血肉横飞,连对方的衣角也沾不着。他们厚实的铠甲根本不管用,被白光一劈,犹如纸糊。

剩余者炸群,“呼啦啦”来了一场卷堂大散。

城堡里面的兵丁根本不晓得外边情况,可是不蠢,见状跟着逃跑,连将官与队正也约束不住了。

魔神般的男子不追赶,傲然挺立于残躯断肢中,白色的袍子竟然没有溅染一滴血。手中白芒收敛,露出一柄长不及尺的短剑,寒光四射。

远处的奴隶欢呼雀跃,地动山摇。

门楼上,传出一阵吟哦。

“……身有光明,役使雷霆。鬼妖丧胆,精怪亡形……”

随即,一声叱咤。

“圣光降下,赐尔净化!”

天空陡然光亮,一面镜子明晃晃高悬,连骄阳都暂避锋芒。

威压骤然降临。

神圣,凌厉!

这,便是桃都专门降服邪魔外道的大光明法术。

别看吴太乙只是一个化丹仙师,借助明光镜催发出的威力却增加了上百倍。连出神真人碰到了,也要落荒而逃。

即使逃,依旧会留下半条命。

因为没有人能够快过光,逃是逃不了的。

一道粗如大缸的白色光柱从天而降,射向了坪地。

世界安静了,万众瞩目,屏住呼吸。连几个落在末尾的士兵也停下了脚步,扭头观看。

书生不闪不避,举剑上指,喝道:

“大威天龙!”

城堡摇晃,四野回音。

“大威天龙,大威天龙,大威天龙……”

一条亮晶晶的龙影从剑尖冲天而起,鳞甲闪耀。身躯瞬间粗如合抱之木,扶摇直上,与白光撞到了一起。

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道门法力无穷的圣光,仿佛变成了一束普通白光,又像是被晶龙吸收进了体内。随着其盘旋上升,节节败退。

数息之后,那条龙便升上了百米高空,身躯赫然粗大了一圈,晶光愈发璀璨。伸出爪子,轻蔑地弹指一叩。

“当”一声巨响,震裂苍穹。

圣光熄灭,明光镜如萤火四散,消失无踪,竟然被一叩击碎了。

哇……

吴太乙与五名仙师口喷鲜血,仰天栽倒。

小鹌鹑一般瑟缩的众领主及随从聪明得很,“蹬蹬蹬”开跑,根本不去搭理尊贵的光明使者了。

而那些平日里毕恭毕敬的护卫法师,也不管老爷们了。毫不客气推开挡路的,一个个争先恐后,动作麻溜得很。

晶龙继续长大,飘浮于半空,俯瞰地面蝼蚁似的众生。头颅如丘,目光似电,身躯粗如栋宇,蜿蜒超过了百丈。

奴隶们泪如雨下,张开手臂,仰天呼喊:

“大威天龙,大威天龙……”

河流的对岸,佩刀皂役跑得没影子了。河滩上黑压压跪满了一地人,虔诚跪拜,口颂:

“大威天龙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