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扬天

第八百零四章 高等种族血脉

扬天 天罡霸主 3975 2020-06-23 17:37

  

  玄古真人当时还赐下一枚玉佩,亲自挂在小周扬身上,以示吉祥富贵之意,而后带着范渊离去。

当说到玉佩之时,周怀远眼中异色一闪,却没有停顿,而是继续讲述起来。

在周扬一岁多的时候,周怀远保护李家少主外出历练,却在安平城外被涂家弟子打伤,不过还好,涂家人并没有痛下杀手,打伤了李家众人之后,便扬长而去了。

然而,就在一行人准备返回安平城养伤的时候,却被几名高手擒住,和其他为数不少的修奴一路辗转,被送到了极西之地的灵脉沙域做了矿奴。

一年之后,李家少主等人被活活累死,只剩周怀远一人在矿洞里苟延残喘。

第二年,金鼎楼所属灵脉被不明修者偷袭,大量护卫和矿奴被杀,巨量的灵石矿和移动灵脉被掠走,可谓损失巨大。

周怀远也不例外,虽然有些修为,怎耐偷袭者皆为高手,被一掌拍飞,差点惨死。

就在那名高手准备再施辣手之时,却突然被带队首领制止,随后裹挟着他一路逃遁而去。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周怀远悠悠转醒过来,却发现自己身处一座巨大的地下密室之中,有数名黑袍人正在对他施法。

说到这里,周怀远稍稍停顿,看向了自己的儿子。

周扬听的时而皱眉,时而攥拳,时而咬牙切齿,周怀远却突然住口不说了,他便是一愣。

周怀远突然一指点向周扬,那道劲气瞬间没入周扬的身体。

周扬一惊,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随后急忙内视查看。

那道劲气没入他的血肉之中后,瞬间消失不见,化于无形,其后便没有任何感觉了。

然而就在此时,他颈下的那块玉佩却突然发出了亮光。

“这……”周扬吃惊不小,因为这块玉佩跟随了他二十年,却从未发生过异变,此时怎会……

“孩子,你一出生便注定了不凡!”周怀远幽幽道。

“这,这到底是什么回事?”周扬惊问。

“想必你对命族之事,知之甚深吧?”周怀远并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。

“有些了解,可与我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当时,玄古真人定是在你身上发现了什么,故而才留下了这块玉佩,它的作用便是为了验证你的身份。”

“我的身份!”周扬满头雾水。

“他那时也查验过我的血脉,却没有发现异常。直到后来我才明白,当时他的修为不够,而且我们的血脉也太过特殊,这才没有堪破真相。”

“那……”周扬蹙眉,心中隐隐有了某种猜测。

“或许,他是从某些典籍中才知道命族血脉的,只不过是一知半解而已。”

周扬突然想了初见范渊时的情景,范渊也是发现了他的玉佩,这才没有将其击杀。

那时范渊也说过一些似是而非的话,曾问他玉佩有没有发生过异动,此时自己的父亲也提到了这块玉佩,那么…….

“周天无极玄功很不错,也很适合你。但仅凭这部功法,你无论如何也成就不了双丹甚至多丹。而五行欺天神诀,却是对无极玄功最好的补充。”

周怀远接下来的话,更让周扬惊诧莫名,他居然对自己所修功法一清二楚,这哪里是一别二十年,简直是时刻在自己身边一样。

周扬没有说话,就这样静静的看着,看着自己这个亲切而又陌生,以及奇丑无比的父亲。

“五行欺天神诀乃是无上妙法,和大乘天命索元功一样,都是我族至高传承,能修成这两部功法,绝对能够傲视天下,俯看古今,无人能及。不过……”说到这里,周怀远顿了顿。

“不过什么?”周扬皱眉。

“不过你所修炼的,却不是完整的功法。”

“不是完整的?为什么?”

“讲到这里,你是不是认为,自己也是命族血脉?”周怀远却道。

周扬没有应声,算是默认了。

“你错了,命族算不了什么,只是我族的追随者而已。”

“什么?”周扬震憾不已。

“天命,天命,没有天,哪有命?”周怀远傲然道。

“天,命?难道我族……”

“不错,你我都是天族族人,凌驾于命族之上的高等种族!”周怀远重重的点了点头,傲然之色更甚。

任周扬智计过人,聪明绝项,也被这么大的信息量砸蒙了,除了命族之外,怎么又出现了更高等级的天族?

“你所修的五行欺天神诀,还有大乘天命索元功,都是我族赐与命族的功法,不过却是残缺不全的。”

“哦,怪不得只有在神力的加持下才能成功,原来是残缺不全的!”周扬这才恍然。

“嗯,完整的功法,根本不用借助任何外物。”周怀远点头。

“那你……”周扬望向他。

“这两部功法虽逆天,但并不是所有的天族和命族人都能修炼的,也得视资质情况而定。”

周怀远顿了顿,又道:“我的资质在以前很是一般,但自从觉醒了天族血脉之后,修为却是突飞猛进,一日千里,短短十数年,便已从开元直达半神之境。而金丹,我也修炼出了两枚。”

周扬再吃一惊,他之前认为,十数年内能突破金丹便不错了,而今与自己的父亲相比,却什么都不是。

“我也曾多次尝试实现多丹,却都失败了。不过,就是以现有的实力,我独对三名半神强者,也不会落下风。”

周怀远的话确实不虚,双丹和独丹相比,实力可不是翻倍那么简单。

“可那部天命法典……”周扬突然想起了此事。

“是我让他收回的。”周怀远望向自己的儿子,缓缓道:“那部法典虽好,但都是针对命族血脉的,除了五行欺天神诀和索元功外,其他的并不适合你。”

“哦。那命族的大祭祀,是如何逃到九幽之城的?莫非你一直都在控制着命族?”周扬沉声问道。

“控制命族?我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,那是天族最高层的事。命族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弱,神宫秘境中的大祭祀等人,在如今的命族当中,只是蝼蚁般的存在,不值一提。而天命法典能够流落在他们手中,也是机缘巧合罢了。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,说起来也很简单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